(感谢李观颐兄弟的打赏!!另啊!!!)

足有三尺厚的冰层铺满了方圆数丈之内的甬道,萧杀的气息充溢四周,狂猛的刀劲划破虚空,发出阵阵宛若雷鸣一般的隆隆响声。紫衣老者豁然使出的‘冰封三尺’,势不可挡的斩向空闻。千钧一发之际,空闻不假思索,抬手就是一记“剑涌雪河”。

指剑交触,火花四溅,彼此蕴含的无焘气劲同时轰然爆炸,心念催动下,狂猛的气劲再次暴增。“锵--”龙吟震动,金铁交鸣之声响彻天地。紫衣老者沉腰坐马,雪饮刀狂舞,劈出一个密不透风,水泼不进的护身刀网,牢牢地护住自身。间不容发之际,暴雨雨点一般打来的余劲,全被劈的向四面八方杂乱无章的疯狂攒射,甚至就连紫衣老者的身体都没有碰触到。

相比于紫衣老者的雪饮刀连劈,空闻的动作就显得醒目极了。只见,空闻双手一摆,炽热的白色真气透体而出,气劲当空一旋,爆射而来的余劲便如泥牛入海一般被无声无息的被化解掉了。

猛招未有斩获,紫衣老者当即变式,狂暴的余波之中,他甫一判定出空闻的位置,即时挥刀劈下!“轰”的一声巨响,蓝银色的刀光爆闪,紫衣老者身如疾电,挥刀如狂斩下,所使得正是他得自骸骨石壁之处石壁上镌刻的刀法,“傲寒六决”的桃枝夭夭!

这一式刀招枭若冷雪桃枝,看似无力的招数,实则刚烈无匹,正是已至刚柔相济的上乘境界的征兆。是故,这招‘桃之夭夭’一经使出,雪饮刀便夹杂着无穷的刚猛气劲,霸道无匹!

刀势铺天盖地,寒气逼人,猛若惊雷!霎时间,漫天刀劲急如骤雨,袭向空闻身上每一处要害。更甚者,无形无质的寒气,刺骨如椎,隔着层层的护体气劲,直透关节;寒冷阴森之处比之先前的天霜拳还要更胜一筹,直让空闻的动作不由自主的一缓!

“好刀法!”眼见紫衣老者使出如此妙招,空闻不禁脱口赞道。见猎心喜之下,他心中陡然升起一股争雄之意。但见他剑指一划,指随身走,扭身借劲,不假思索的划出天命剑法的第二式‘鲤跃龙门’。猛招甫出,激烈猛锐的剑气涌现,犹如一挂壮丽雄奇的银河星璇从剑指处向外急速奔流,滔滔之势莫可抵御!

“噗噗!!”澎湃的刀劲气浪针尖对麦芒的撞上剑气长河,双方登时便被对方锋锐的劲气分割瓦解,溃不成军,终于齐齐消散于无踪了。

呼!劲风吹过,漫天冰屑被风迅速吹起,四散在空气之中,将四周点缀的美轮美奂。只可惜,这一幕发生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之中,周围更没有诗情画意的闲人观看,倒是白白浪费了这般美妙的景象。

再次无果,紫衣老者自身的真气依然消耗大半,无奈之下,只得收回雪饮刀,心有余悸的谨慎防备空闻的攻击。一面暗地里回复消耗的真气,一面在脑海之中思索对付空闻的方法。余光四下扫视,只见刚才花费大力气制造的冰层早已经被对撞的余波轰击的破破烂烂,不成模样了。

“可恶!竟然就连新得到的‘傲寒六决’都无法胜过对方,这小子的武功究竟是怎么练得啊?”惊魂不定的看着对面脸不红气不喘的空闻,紫衣老者的心中不禁波涛汹涌,颇不平静。

“哈哈哈!!”就在紫衣老者暗暗回气之际,空闻骤然放声大笑,笑声之中更夹杂着一股显而易见的不屑之意。他瞥眼扫了一眼紫衣老者,讥讽道:“傲寒六决,听齐名就知道应该足有六式,可你来来去去就只使出过四式。你该不会是学不会剩下的两式刀法吧?若真是这样,我说比不懂刀术却也没有冤枉你啊!”

紫衣老者闻听空闻的讥讽,立时大怒,只是因为自己的真气已略显不足,才生生压抑住暴起找空闻拼命的打算。一双眼睛狠狠的看着空闻,却终究没有开口回话。事实上,他在骸骨旁边的山洞之中,不禁得到了当世神兵雪饮刀,就连石壁之上的傲寒六决也一并得到了。

只是,余下的两式之中,一招太过实在精妙难练,以他的资质根本就不可能在短时间练会,还有一式则是则是因为需要配合聂家家传的冰心诀才能施展,没有冰心诀的他自然是无法学会的。更令他懊恼的是,傲寒六决之中最狠、最绝的一式,正是需要配合冰心诀的一招。是故,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看着如此猛招,却终究不能用它去对付空闻。

从这一点来看,空闻说他不懂刀术,资质不行却也是正中短处,戳中了他的禁忌,也难怪他会对空闻的话反应如此激烈了。被人当着面如此嘲讽,任何一个武者都会怒火直冒,大打出手的。

空闻看紫衣老者只是忍气吞声,却不反口相讥,当即便知道了对方的打算。不过也不以为意,只是淡淡一笑,道:“你杀害了我少林十几位同门,我本来应该亲手超度你的。但我佛慈悲,只要你自行了断,我便可以留你一个全尸。”

紫衣老者当即大怒,也顾不得恢复真气,思量对付空闻的方法,怒声道:“少吹大气!老子的名就在这里,有本事的话,你就来取吧。老子要是皱了下眉头,就不算好汉!”

“如此,你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记好了,杀你的是我少林空闻,阎王面前你可别记错了人。”微微眯了眯眼睛,浓烈的杀气透体而出,在四周阴森的环境之下,越发显得空闻可怖!

“临死之前,就让你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傲寒六决!”断喝声中,空闻猛的抬手向天仰望,挥手一记隔空刀劲劈出。

凌厉刀气破风冲霄,分明空无一物的空气,突然如涟漪般不断颤动起来,疾风骤雨般的刀劲雨点一般的朝着紫衣老者打来。

他使用的正是紫衣老者刚刚施展的傲寒六决!更令人惊骇的是,同是傲寒六决之中的一招‘惊寒一瞥’,它在空闻手中的威力赫然比紫衣老者施展的强了足足有三层之多!!

“什么?”紫衣老者豁然惊觉,大骇之下,不假思索的运起雪饮刀迎着扑来的刀气狂猛一斩,‘惊寒一瞥’同样斩出,却是要以招对招,与空闻来个正面硬拼。“锵--”的惊天巨响之中,掌刀与雪饮刀毫无花俏的对撞在一起,互拼的余波赫然爆发出惊人的声势。

“蹭蹭蹭蹭!!!”一股巨力猛的沿着雪饮刀袭来,几乎将其从手中震落,受力不住之下,紫衣老者面色苍白的连连后退数步,但觉喉头一甜,一口鲜血无声无息的逆涌至嘴边,却是在与空闻的对招之中已然受了不轻的内伤!

一招逼退紫衣老者,空闻得势不让人,有着银丝手套保护双手,他根本就无需担忧自己的双手会被对方手中的雪饮刀伤到。是以,毫无担忧的他,甫见紫衣老者执刀后退,立时举步上前,掌刀再次怒劈而出,却是出自傲寒六决的第二式--冰封三尺!!

一股比之紫衣老者更强猛、更寒冷凛冽的气劲猛的笼罩住紫衣老者的气机,势不可挡的汹涌袭来。“我不信,你只看了一遍就能学会傲寒六决!!”怒吼声中,紫衣老者不管不顾,真气再次狂催至顶峰,赫然斩出同空闻一模一样的冰封三尺!

刹那间,冰屑乱飞,不见人影;铺天盖地,刀劲无边!双方的强横力量相互碰撞纠缠交织在一起,合力凝聚成一股巨大的森冷刀气龙卷,旋转不休的朝着四面八方狂卷。龙卷刀劲所过之处,石为之裂,风为之消,其威能杀伤力之恐怖强绝,绝对骇人听闻!